這也說:明新一線城市對外省籍畢業生的吸引力在不斷增強

  • 时间:

【西热力江 独行侠】

在前四之外,作為四大一線城市之一的廣州,吸引前來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外省籍占比為45%,不僅低於杭州的60%,也明顯低於天津的58%。

在中西部的城市中,成都對外省籍畢業生的吸引力最高,達到了32%,西安達到了29%,武漢也達到了26%。相對來說,鄭州對外省籍畢業生的吸引力最低,僅為10%。這裡面的一大原因在於,儘管這幾年鄭州經濟高速增長,但鄭州在高新技術產業、新興產業方面仍較為滯後,教育等公共資源短板也比較明顯,對人才的吸引力仍有待增強。

在新一線城市中,杭州、天津和蘇州的外省籍畢業生占比位居前三。其後是蘇州和南京,分別達到了45%和36%,此外,同處長三角的寧波也達到了31%。這也說明,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因為就業機會多,對外來畢業生的吸引力也比較高。

以西安為例,2018年12月11日,第100萬個新西安人落戶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新府路派出所。這意味著,自2017年3月份實施“戶籍新政”以來,西安新落戶人口已超過100萬,2018年度西安新落戶人口已突破75萬。

外省大學生指家鄉所在省份與就業城市所在省份不同的大學畢業生。這其中,北京和上海作為強一線城市,也都是名副其實的全國中心城市,現代服務業最為發達。近年來我國收入最高的三個行業分別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金融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而這三個行業最為集中的地方就是在京滬。由於收入高的就業機會多,加之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最好,自然吸引了大量外省籍畢業生。

麥可思研究院副院長馬妍對第一財經分析,外省籍本科畢業生占比的高低,主要與當地產業對本科畢業生的需求量有關。如果需求量較大,本地的人才數量不足以提供支持,必然會吸納大量的外省籍畢業生。天津當地產業對畢業生有較大需求量,但本市籍畢業生規模較小,導致了外省籍畢業生就業比例較高。天津能吸納更多外省籍畢業生也得益於京津冀的發展佈局。

杭州的吸引力上升也是新一線城市就業吸引力持續提升的一個重要表現。前述藍皮書顯示,“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應屆本科畢業生中,外省籍畢業生占比從2014屆的27.9%上升到了2018屆的37.3%。這也說明新一線城市對外省籍畢業生的吸引力在不斷增強。

一般而言,大城市憑藉優質的社會公共資源和良好的就業機會對外來人口會形成強大的吸引力。這也使得大城市形成了盆地聚集效應,包括資金在內的各種要素資源向大城市聚集。

新一線城市就業吸引力持續提升

位居第四的杭州,近年來流入人才大增,主要得益於數字經濟帶動,城市經濟快速增長。今年的杭州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8年杭州深入實施“一號工程”,電子商務、雲計算與大數據、數字內容、信息安全等數字經濟優勢產業競爭力持續提升,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未來產業蓬勃發展,全市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預計3320億元,增長15%左右。

來源:《2019年就業藍皮書》

馬妍分析,影響大學畢業生就業城市選擇的最主要因素是城市的經濟發展狀況和就業機會。此外,一部分畢業生傾向於在就讀高校所在城市工作;城市文化影響力和對周邊省市的輻射作用也會造成一定影響。同時,以房價為代表的生活成本、戶籍政策也會影響畢業生就業城市選擇。

哪些城市對外來人才的吸引力最大呢?在該城市就業的本科畢業生外省人占比可以視作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

簡介: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應屆本科畢業生中,外省籍畢業生占比從2014屆的27.9%上升到了2018屆的37.3%。剛畢業時在“北上廣深”就業的畢業生中,三年內離開的比例明顯上升。

麥可思日前發佈的《2019年就業藍皮書》顯示,在各大城市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外省人占比前四名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深圳和杭州。其中,北京這一比例高達85%,上海達80%,深圳和杭州分別是68%和60%。

這裡面的一大原因在於,相比一線城市較大的工作與生活壓力,不少大學畢業生開始選擇環境更好、生活節奏稍慢、發展迅猛的“新一線”城市。

在各城市就業的2016~2018屆本科畢業生中外省人占比

廣東體改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武漢、成都、西安、重慶等新一線城市,近幾年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人口集聚都十分迅速,收入與一線城市的差距越來越小,居住條件好,生活壓力沒那麼大。

另外,剛畢業時在“北上廣深”就業的畢業生中,三年內離開的比例明顯上升,從2011屆的18%上升到了2015屆的24%。

這種差距與城市的行政級別、行政區劃有關。廣州作為廣東的省會,不僅吸引了大量的外省籍畢業生,也吸引了本省內其他20個地市的畢業生。尤其是廣東目前已是常住人口第一大省,粵東西北地區籍貫的大學畢業生,大多流入到珠三角地區就業,廣州作為廣東的省會,對省內其他地市的畢業生有著強大的吸引力。

一方面,一線城市尤其是京滬這兩個超大城市,人口已經超過2000萬,出現人口過多、交通擁堵、生態環境等“大城市病”。為了從病根上破解這些問題,京滬相繼提出了人口目標和產業疏解政策。另一方面,作為新一線城市,還有比較大的發展空間。近年來新一線城市紛紛大幅度放開落戶門檻,出台各種吸引人才落戶的政策,力度相當大。

這些城市更吸引外省畢業生:北上深杭占比最高,新一線吸引力持續上升

藍皮書顯示,近年來本科畢業生在“北上廣深”就業的比例從2014屆的25%下降到了2018屆的21%,而在“新一線”城市就業的比例從2014屆的22%上升到了2018屆的26%。

在京滬之後,占比第三高的是深圳。深圳作為一座年輕的城市,非戶籍人口與戶籍人口出現嚴重“倒掛”。深圳是我國的金融中心之一,高新技術產業最為發達,不僅吸引了廣東省內其他地市的畢業生,而且也吸引了大量外省籍畢業生就業。

對外省籍畢業生吸引力PK:北上深杭領銜

需要說明的是,這裡統計的“新一線”城市選取了2019年“新一線”城市中就業數量最大的前10個城市,即成都、重慶、杭州、南京、寧波、蘇州、天津、武漢、西安、鄭州。

另一方面,北京和上海是我國高教實力最強的兩個城市,著名高校和科研院所雲集,是大學生數量名列前茅的城市。大量的外省籍學子在京滬經過數年的學習後,留下來的願望也較為迫切。

數據顯示,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別飆漲了12.6萬、17萬、28萬、33.8萬人,呈現快速增長、持續增加的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