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債主錢某山名下轉出的錢雖然曾到過王先生賬戶上

  • 时间:

【女足世界杯进首球】

報警人張先生告訴民警,2017年11月開始,他的同學張某俊唆使他和朋友王先生到朋友家“小玩玩”。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在同學的引誘下他和王先生竟然越陷越深,短短3個月的時間,他就欠下了高達36萬元的債務,而朋友王先生也欠下80萬元的巨額債務。兩人每天面對債主上門催討是有家難回,只能到處東躲西藏。

然而,民警在偵查中卻發現,錢某山提供給法院的借條上有手工篡改的痕跡。根據國家相關法律,日息5%的借款屬於高額借貸,是無法得到法院支持認可的。為了打贏官司,錢某山將“日息5%”篡改為“月息5%”。

套路貸團夥設局誘騙、威逼他人欠下巨額債務,簽下高息借條。2018年12月該團夥6名成員落網,2019年1月,該團夥成員分別因涉嫌詐騙罪、開設賭場罪、虛假訴訟罪被檢察院提起公訴。

由此,專案組推斷,錢某山並非簡單的債主,很可能與幾名中間人存在利益關係,故意虛構高額借條。

通過兩名被害人的辨認及查詢涉案人員的銀行賬戶流水,專案組最終確定了以上嫌疑人的身份及犯罪事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犯罪團夥中的3名成員魯某、占某、張某俊,本身也是這一套路貸團夥的受害者,三人最初也是因為“小玩玩”欠下巨額債務。而錢某山告訴三人,可以多帶些經濟條件不錯的人來“玩”,介紹“放貸業務”就可以抵債,三人因此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隨著案件偵查的深入,民警發現這是一個有組織的“套路貸”團夥。江某、張某娟、張某清負責設局引誘被害人“小玩玩”欠下債務,魯某、占某、張某俊負責作為中間人向張先生、王先生提供借款渠道,還提供“代為轉賬還款”服務,而兩人的最大債主均是錢某山。

2018年2月,報警人張先生、王先生來到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杜行派出所報案,稱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期間,被他人誘騙、威逼後欠下巨額債務,簽下高額利息借條。

篡改借條將高額借貸偽裝成債務糾紛

沒想到,不久之後他們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錢某山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他們還錢。走投無路之下,兩人選擇了報警。

接到報警後,閔行分局刑偵支隊與杜行派出所成立專案組,對案件展開偵查。通過仔細詢問兩名被害人,偵查員發現兩名被害人分別通過中間人魯某、占某、張某俊與錢某山簽下借條,雖然王先生借條上的借款金額高達兩百萬,但實際到賬的借款僅有70餘萬,並且從報警人王先生的銀行賬戶流水來看,從債主錢某山名下轉出的錢雖然曾到過王先生賬戶上,但是又很快流轉到了中間人魯某賬戶上。

2018年12月1日,經過精心部署,閔行刑偵支隊會同杜行派出所兵分多路,同時在杜行及航華地區開展抓捕行動,一舉將錢某山等6名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

就在偵查員對該團夥成員進行深入調查的時候,專案組竟然收到了錢某山寄來的投訴信,稱警方對他的調查影響到了其與張先生的債務訴訟。

就在此時,有“好心人”聯繫他們,說是能幫助他們“解套”。於是,兩人經中間人介紹後認識了錢某山,並被迫按照錢某山的要求操作,簽下了近三百萬的高息借條。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犯罪團夥中的3名成員本身也是套路貸的受害者,後被介紹“放貸業務”就可以抵債,三人因此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王先生告訴民警,魯某說可以替王先生把錢轉給債主,王先生聽信魯某,就把借款轉給了魯某。而實際上,魯某根本沒有將錢用於替王先生還債,而是占為己有。同樣的手法在張先生身上也如出一轍。

經審訊,魯某承認了其引誘被害人王先生通過江某等人參與網絡賭博從中牟利的犯罪事實。該團夥其他成員也陸續供述了自己的違法犯罪事實。2019年1月,該團夥成員分別因涉嫌詐騙罪、開設賭場罪、虛假訴訟罪被檢察院提起公訴。

實際借款70萬元高息借條竟有3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