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3精准预测网-益阳新闻网
点击关闭

课堂济南-项目化学习的一个出发点就是“允许学生失败

  • 时间:

四姑娘山发生山难

「學生不僅要去搜集寫濟南的文章,還要製作濟南的文學地圖,把作品中的地標圖畫出來。」徐艷說,一開始孩子們很興奮,「李白、杜甫、蘇軾、曾鞏、李清照、辛棄疾、黃庭堅、張養浩……還有泰戈爾,近現代的文學大師沈從文、郁達夫、老舍等等,說實話,我真沒想到學生們能找到那麼多!」

「教育就應該像陽光一樣給師生以溫暖和力量,讓他們有能力有機會去精彩綻放。」李紅說,項目化學習中「以生活為課堂,以世界為教材,以他人為教師」的大課程觀,「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觀,「以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創造思維、合作能力、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的核心特徵,都與陽光教育的特質高度契合,與減負提質的要求高度吻合。

思考,推翻,再思考;從課堂走到課外,調研完后再回歸課堂,這樣的語文項目化學習,讓學生不僅得到了思維的碰撞,更找到了學習的樂趣。

「這需要老師有較高的課堂引導能力,能把孩子們的思維發散出去,也能把他們引導回來。」劉瑋說。但是在綜合實踐學科,似乎課堂的把握度更難。張凌麗老師告訴記者,「以前上綜合實踐課,我們定一個課題,學生動手做就可以了,主要側重方法的引導,重視孩子們的體驗過程;但是現在的項目化學習,是要在動手之中,引入多學科知識。」

以挑戰性的問題開啟學習一堂語文課的思維發散「項目化學習」是個專用詞語,乍一聽,可能不好理解。但你如果跟着燕柳小學的學生上一堂語文課、數學課、英語課或者一堂綜合實踐課,你大體就會明白這五個字的意思了。

英語老師孫寅告訴記者,每一個項目化學習的小組中,「尊重每一個學生的個體差異,善於利用每一個學生的閃光點,讓他們找到自己在項目化學習中的位置,對於增強他們的參与積極性、主動性,非常有幫助。」

「從這些問題,你可以看出同學們是在實實在在地讀文,並積極投入到思考中。」徐艷告訴記者,挑戰性問題的最終成果是要繪出「文學地圖」,而那麼多的文學作品,我們要呈現哪一些才最有代表性?「有三個小組都要求畫中要有李清照,可是市區趵突泉公園內有『李清照紀念堂』,章丘區百脈泉內有『清照園』,大明湖裡還有個『藕神祠』,到底該怎樣畫?」徐艷並沒有讓學生在課堂中冥思,而是帶着學生們走進這些地方,最終,「文學地圖」里有了四次來濟南的最浪漫詩人李白,有文武雙全的豪放派詞人辛棄疾,還有被民間視為守護家園的門神秦瓊……

她曾經在學校科技節中啟用英語項目化學習,讓學生為嘉賓設計英語邀請函。「有的擅長寫文字,有的擅長畫,有的擅長製作……每一個孩子都是忙碌的,不是看着。」

課題推倒重來,允許學生失敗師生一起開發課程資源說到項目化學習,不可忽視的一個「原起點」就是:你要提出怎樣的「挑戰性」問題,才能引導學生一步步發散思維,體驗設計,最終得到結論。

「學生自己開『發佈會』,推介自己解決問題的方法是什麼?好在哪裡?等等。過程說出來,表明是真的會了;將來,再遇到棘手問題,他會首先嘗試自己思考、解決,而孩子們最需要的就是這種能力。」葉茂波說。

燕柳小學引入「項目化學習」方式,實現了課程融合

「這可以說是最難的了,我們沒有可參考的書本。目前所有的探索都是『零基礎』。」燕柳小學數學老師劉瑋和葉茂波告訴記者。在備課的過程中,項目化學習的小團隊就要首先自己從結論往前推導問題,引出問題后,要設計怎樣的操作才能引入多學科的加入,怎樣讓學生更好地變「被動學習」為「主動學習」。

從一開始的怕被「問住」,到後來的一起嘗試,到不會被「問住」,張凌麗說,正是在和學生共同的學習中,一起真正了解了科學的嚴謹性:只有不斷反覆實驗才會成功的真理。

六年級二班語文老師徐艷執掌燕柳小學「雛燕鳴柳」文學社。在五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她以「童年·家鄉」作為項目化學習的切入點,把一個極富「挑戰性」的問題拋給了學生:請你以少年文學家的身份去尋找、去發現濟南文學作品中的泉、山、名人故居,繪製濟南的文學地圖,把「最文學」的濟南呈現出來。

知識來源於生活,最終是要讓學生增強解決問題的能力。葉茂波老師設計了「快速清點硬幣」的課題。「公交公司每天都收到大量的硬幣,你會如何又快又準確的清點出來?」用篩子篩、誤差小的稱重法、量厚度法、體積算法等等,學生們提出了不同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在校長李紅看來,項目化學習是教育界的「轉調」:在課堂上「轉方式」,探索教與學方式的轉型;在課程上「調結構」,探索「減負提質」的加減法工作,整合課程,打破學科壁壘,增加多學科學習、跨學科學習的時間。

也曾怕被學生問倒老師也要不斷學習正是因為項目化學習是真正啟發學生思維,「讓學生敢想」,於是課堂上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有的學生思維太發散了,解決問題的方法或許會「跑偏」。

找到了名人,學生就要對自己「弄不明白」的問題進行「頭腦風暴」:同樣寫泉的文章,不同作家為什麼寫作風格不同?嘗試分析名家筆下的濟南哪個季節最受歡迎?為什麼在老舍的作品中,總是出現小山、小池子、小村莊、小水墨畫,總是說「小」呢?

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增強了在和燕柳小學幾位老師深入溝通之後,記者發現,項目化學習的最終目的是讓每一個學生找到自己在項目中的「位置」,並「實打實」地解決問題。

張凌麗坦言,學生天馬行空的想,總會有自己回答不上來的時候。這個時候也挺心虛的,怎麼辦?就和學生一起嘗試,一起操作、實驗,證明這些想法到底是否行得通。」

讓學生找到自己在項目中的「位置」

「我們經常會碰到課題設計得還不錯,開了一節課之後才發現,因為孩子沒有接觸相關的知識,比如物理或者化學方面的知識,而不得不放棄的情況。」劉瑋說。他記得有一次團隊直接設計了四個方向的課題,其中一個是「測量大明湖的面積」,「實操過程中,學生方法單一,完全回歸數學課堂,放棄了;最多的時候,我們一天改一次課,連改一個周!但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學生的一些思維也啟發了我們,於是我們重構課題,一起開發課程資源,項目化學習得以較好執行下去。」

劉瑋告訴記者,對他而言,項目化學習的一個出發點就是「允許學生失敗」。「要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告訴孩子們:出現失敗是最好的事情,只有這樣,才會開動腦筋,走向成功。」

「我們的課有時候是文學鑒賞課,有時候是地理課,有時候是美食課,有時候是美術課……我們從枯燥的字詞中解放,原來體驗、探究式的學習這麼有趣!」這是燕柳小學「雛燕鳴柳」文學社學生對語文項目化學習的「初體驗」。記者了解到,在燕柳小學,除了語文,數學、英語、綜合實踐等學科也全都引入「項目化學習」方式,不僅實現了課程融合,讓學生的小腦袋開動起來,同時不同課程資源還是老師和學生互動開發促進的呢。文/記者 楊芳 圖/記者 王曉峰

今日关键词:GRF战队CEO被解雇